谈及创办蜂蜜教育的缘由,创始人付立平谈到:” 我希望让中国的孩子拥有学习的能力而不仅仅是掌握知识。“

在教育行业深耕 20 年,付立平深深懂的国内的家长需要什么,国内的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面临什么问题以及如何解决和培养有效的学习习惯。联合国内的阅读专家以及在教育行业从业 20 年的核心团队,打造了教会孩子阅读思维能力的蜂蜜教育。

付立平,蜂蜜教育创始人。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教育专业,曾任《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嘉宾郭涛《父亲的力量》一书家庭教育顾问、中南传媒 “名师网” 首席内容官、“袋鼠网” 联合创始人、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 “众书网” 首席运营官;联合创始人韩晓东在阅读推广和新闻出版行业从业近 20 年,是国家《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起草人、“安迪月读营” 亲子阅读计划主创。

从 “负数” 开始创业

刚开始创业,付立平在财务上是 “负数”。带着几个核心团队,甚至开始工资都没有着落的情况下,成立了公司。唯一的 “资产”,是付立平多年来经营家长微信公号的读者,这些读者成了核心种子用户。

2010 年之前,付立平做了接近八年的教育类纸媒内容,做媒体出身的她对内容有执念。之后三年,付立平在中关村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里做职业经理人。她开玩笑说:” 中关村那些办公楼,比如鼎好什么的,我都很熟,因为办公桌都由我自己去买的。”

第三年,公司完成了 pr-A 轮融资。不过,当时的移动互联还方兴未艾,大部分产品都在 PC 端。付立平所做的一个在线的家长教育课,包括自主研发的课程以及从美国引进的课程,用付立平的话说:“从形态上来讲其实是 OK 的,但问题是其实我们起得太早了。”

付立平退出了当时的袋鼠网,财务上带着 “负数 “创业。2017 年,高考教育开始改革,语文成为高考第一主角,阅读理解部分占到 75——80%。她看到了机会,创推出蜂蜜阅读,为 5 – 12 岁儿童提供中文分级阅读课程,之后改名为蜂蜜教育。

课程产品化而不是课堂化

这是一个相对来说稳定市场的教育需求。首先,从行业政策来讲,高考改革,语文分值以及阅读部分占有较大比重,国家开始大力推动和促进中文的阅读培养,家长便有了需求;第二,这个行业有造血功能的。付立平介绍,全国有 9000 万在校小学生,是一个持续性市场,每年都会有 1000 多万孩子出生,这又是一波人口红利。

目前蜂蜜教育的订阅用户从五岁到九岁的孩子最多,蜂蜜教育在有意识的培养这一部分用户,因为这波用户更容易接纳新的阅读习惯,另一方面这个年龄段的用户对平台来说更具成长性,可以更好形成阅读习惯,看到效果。平台中 6——10 岁的孩子用户占到了 70%。3—4 岁的孩子占到 10%。给孩子订阅课程的家长用户年龄层在 28——40 岁左右,是蜂蜜教育的核心用户群体。

蜂蜜教育解决了孩子的什么能力?

付立平介绍,蜂蜜教育解决了小孩儿的学习力问题,包括了阅读理解和思维方式。区别于传统的课堂,蜂蜜教育用一套从让孩子认知-阅读-练习-输出的方式,教会孩子如何阅读理解和学习。 面对不同的文本不同信息进入到脑海之后,孩子的阅读思维怎么建构以及处理这些信息,是蜂蜜教育在课堂中带给用户的。当孩子形成了一套流程化的阅读能力后,可以应对他们未来面对的任何文本。

同时,用户使用蜂蜜教育后也反映在了语文成绩方面,他们拥有一套更有效的学习方式以及阅读理解能力。比如蜂蜜阅读在早期做过一款 “天天听读” 的产品,把小学的内容进行拆分,每天 10——15 分钟,让孩子在碎片化的时间中吸收内容,同时配有测评环节,孩子在吸收完内容后做相关的测试进行检测。

在课程研发录制方面,儿童阅读专家以及教师团队研发出课程之后,录制由播音专业的在校学生以及播音专业相关的工作人员进行录制,使课程在输出时声音方面的表达更容易被孩子接受。

三四线城市成为主要用户阵地

有意思的是,在蜂蜜教育的用户群体钟,最大的群体不是一二线城市,而是三四线下沉市场占据了平台 70% 的用户。

由于一二线城市的孩子教育条件优渥,他们有更多机会接触线上以及线下的各类培训课程。三四线城市线下培训课程相对较少的情况下,更多 80 后、90 后家长会给孩子选择线上教育。令付立平意外的是,在蜂蜜阅读的平台上有一个来自四五线城市的家长咨询蜂蜜教育的课程,这位家长自己本身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给自己和孩子都报了蜂蜜教育的课程,当时蜂蜜教育客单价在 1000 左右,对于三四线城市来说并不便宜。

而这位家长的孩子在从小跟着蜂蜜教育读书的过程中,比身边同龄的孩子中出类拔萃地成长,在北京参加的某个比赛中拿了金奖。

在付立平看来,平台家长呈现的特点有时间愿意去培养孩子的阅读能力,家长对于产品的接受度呈现上升趋势。用付立平的话说,蜂蜜教育的团队基因既不是互联网基因,也不是市场营销基因,而是真正的内容和专业基因。